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科研 > 教学随笔 > 正文内容

【上海两会】委员建议叫停家长批改作业,多省份已明令禁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2-02 浏览次数:

【上海两会】委员建议叫停家长批改作业,多省份已明令禁止

2019年上海两会期间,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里格律师事务所主任安翊青建议叫停家长批改订正作业,杜绝家长代写作业。

刘素楠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你这样将来你的孩子和你一样可悲。”2018年,一则家长未批改作业被老师点名批评的新闻曾引发关注。2019年上海两会期间,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里格律师事务所主任安翊青带来了一份提案,建议叫停家长批改订正作业,杜绝家长代写作业。

她指出,随着小学教育课程形式的转变,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但是,因为学生巩固课业的客观需要,班级教师还是会给学生布置一定量的作业。在一些小学课堂,教师会要求这些作业由家长批改订正,然后第二天由教师验收。

但是,家庭作业越来越依赖于家长代批代改,最终成为“家长作业”。

在安翊青看来,小学教师将作业批改任务交给家长来完成,而不再直接批改,不利于对学生学习情况和知识掌握度的整体把握,同时也不利于对布置作业量的把握,更不利于教学质量的提升。

再者,家长并非受过专业训练的教育人员,因此在协助学生做作业时,往往掌握的方法不对,导致教育不得法。引起社会关注的家长教子女做作业时失态怒吼的情况也体现了教育不得法带来的危害。

“有可能带来学生、教师、家长三者关系的不正常化,即学生不做作业,教师不传道授业解惑,家长不给学生积极态度的支持。”她在提案中写道。

安翊青认为,这一问题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小学阶段的教育模式在实施上偏离了设计的初衷。一方面,学生和家长由于素质教育和课业教育的矛盾,而感到焦虑;另一方面,教师也因为较为沉重的考核、教研活动,而无法有效地处理好完成教学工作和传道授业解惑之间的关系。

家长是否应该参与孩子的家庭作业?

安翊青认为,家长的参与在国外素质教育实践中比较普遍,但参与并不意味着代写,而应该诱导、启发或者提供完成相关实践的机会。“即使是应试作业强度较大的日本、德国等国家,学校也都普遍要求、建议家长不要自己批改、订正作业。”

近日,济南市教育局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作业管理与改革的意见》,明确规定学校和教师不得要求家长代为批改作业,不将家长的签字作为评判学生完成作业的依据,并严控书面家庭作业总量,三至六年级书面家庭作业每天不超过60分钟。

除此之外,北京、陕西、山东、辽宁、宁夏、江苏、浙江等多地也已出台相关方案,明确禁止或限制中小学给家长布置作业或让家长批改作业。

安翊青建议,教育部门可以对当前小学教育中家长批改订正作业的情况进行调查和研究,考虑当前小学教育的客观情况,以通知、文件等形式,要求各类公立和私立学校鼓励家长参与引导学生完成作业,但不得有要求课后作业必须交由家长批改订正等情况出现。

同时,她建议优化教师考评机制,减少通过发表文章等与学生教育脱钩的标准来考核教师工作情况,引导教师把更多精力花在对学生的实际教导上。

针对以往政策带来的部分学校因严控布置作业而将作业的批改订正全部交给家长的情况,她认为可以对课程教育的方式方法进行进一步优化,加强研讨论证,探索更适合学生发展的素质作业和书面作业的形式与方式,在尽量避免花费学生和家长不必要精力的前提下,更好地实现学生各项能力的全面发展。

?

(本文来自于界面)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